怎能忘記,我親愛的少年

最近總是會做一個相同的夢,夢見我站在長廊的盡頭,然後熹微的白光透過玻璃窗照射進來,那樣的小心翼翼,生怕吵醒周遭的夢一樣。看見一個白衣少年逆光而立,我怎樣也看不清他的表情,然後他朝我揮了揮手,說了些什麼就消失不見了,我單單只能看見他蠕動的嘴唇,卻聽不見他到底說了些什麼。

夢如雲煙般的散去,什麼也沒有留下,我總是驚醒,然後坐在床沿邊發呆。

樓下再也沒有你單車清脆的車鈴和你喚我名字的一遍又一遍,我再也不像以前那樣倔強的等在窗邊,等你從日出那裏緩緩地騎過來——我就是這樣,漸漸地習慣了清晨一個人的兀自微涼。

換好衣服,下樓去吃早飯,隔著很遠就看到包子鋪上空騰出來的一陣陣的白霧,我並沒有急急地趕過去,怕走疾的腳步驚了這安靜鋪成的馬路。

清晨,

再也聽不到從耳邊輕輕掠過的風的聲音;

再也聽不到我坐在你單車後面放肆的笑聲;

再也聽不到你哄我時候哼唱的《小情歌》;

我的十七歲,也就在你白色單車的後座,晃晃悠悠的駛向了遠方。

我拎著裝著肉包子的保鮮袋,從雞鳴的第一聲開始走,一直走到了第一只夜行蛾的出現,似乎已經走完了半個城市,然後在不怎麼明亮的路燈下,看到你和她深情地擁抱在一起,柔柔的燈光似乎也變得曖昧起來,我站在黑色轎車的後面望著你們出了神,我只是覺得,我似乎在靈魂出竅的看我們兩擁抱的樣子——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像一層糖衣一樣把我的心臟包裹起來。我拎著已經涼的徹底的肉包子全身而退。

一路上,我並沒有想像中的悲傷,我嘗試找一下以前悲傷的感覺,可惜半天也進不了角色,索性放棄了悲傷的念頭,然後天馬行空的想——

她是不是也能隔著你白色的襯衫聞到你沐浴露的味道;

她是不是總是在離別的時候記得踮起腳來給你一個擁抱;

她是不是總是沖著你微笑,給你明媚……

然後我又想——

你是不是總是喜歡走在她的身後,讓她轉身便會得到一個擁抱;

你不是載著她去街心公園看盛大的落日;

你是不是總是揚起嘴角,把你的微笑寫進她的腦海裏……

我的腦子裏像是一個小劇場一樣放映著一場又一場的浪漫愛情電影,男主角是你,女主角是她,而我只是一個坐在台下啃著爆米花的無名觀眾。

回到家,把肉包子丟到了冰箱裏面,爬上床睡覺。

夢裏,我又夢見了你,你依舊是一身的白衣,站在陽光的盡頭。“祝你幸福。”我說完這句話的時候,連自己都被嚇到了,但是我只是覺得有種東西在心裏兜不住了,然後飛了出來。你笑了笑,一如從前,朝我揮了揮手,這次我便清楚地聽到你說:“你也要幸福啊!”然後,一切都雲淡風輕,消失不見。

在那之後,我便再也沒有夢見過你,但是偶爾會有一個白衣少年騎著一輛白色的單車在我的腦海裏轉瞬即逝。

我想那或許是你吧,我親愛的少年……

一個准科學公式

現在就讓我們先來研究產生這個生活哲學的中國人的理智構造——偉大的現實主義,不充分的理想主義,很多的幽默感,以及對人生和自然的高度詩意感覺性。

人類似分成兩種人:一種是理想主義者,另一種是現實主義者,是造成人類進步的兩種動力。人性好似泥土,由理想主義澆灌後即變成了柔軟可塑的東西,但是使泥土凝結的還是泥土本身,不然我們早就蒸發而化氣了。理想主義和現實主義這兩種力,在一切人類活動裏,個人的、社會的,或民族的,都互相牽制著,而真正的進步便是由這二種成分的適當混合而促成;所謂適當的混合就是將泥土保持著適宜的柔軟可塑的狀態,半濕半燥,恰到好處。例如英國這個最健全的民族,就是現實主義和理想主義適當地混合起來而成的。有些國家常要發生革命,這是因為它們的泥土吸收了一些不能適當同化的外國思想液汁的緣故,以致泥土不能保持著它們的形式reenex好唔好

模糊而缺乏批判精神的理想主義,是極為可笑的。這種理想主義的成分如果太多,於人類頗為危險,它使人徒然地追求虛幻的理想。在任何一個社會或民族裏,如果這種幻想的理想主義成分太多,就會時常發生革命。人類好似一對理想主義的夫妻,對於他們的住所永遠感到不滿意,每三個月總要搬一次家,他們以為沒有一塊地方是理想的,而沒有到過的地方似乎總是好的。幸而人類也賦有一種幽默感,其功用,是在糾正人類的夢想,而引導人們去和現實世界相接觸。人類不可沒有夢想,可是他也不能不好笑他自己的夢想,兩者也許同樣的重要。這是多麼偉大的天賦,而中國人就富於這種特質。

幽默感(我在下面一章裏將做更詳細的討論)似乎和現實主義或稱現實感有密切的聯繫。說笑話者雖常常殘酷地使理想主義者感到幻滅,但是在另一方面,卻完成了一種極重要的任務,這足以使理想主義者不至於把頭碰在現實的牆壁上,而受到一個比幻滅更猛烈的撞擊。同時也能緩和暴躁急烈分子的緊張心情,使他可以壽命長一些。如能預先讓他知道幻滅的無可避免,或許可以使他在最後的撞擊裏減少一些痛苦,因為一個幽默家始終是像一個負責者將壞的消息溫和地告訴垂死的病人。有時一個幽默家的溫和警告會挽救垂死者的生命。假如理想主義和幻滅必須在這世界上同時並存,那麼,我們與其說那個說笑話者是殘忍的,還不如說人生是殘酷的了reenex hongkong

我時常想到一些機構公式,想把人類進步和歷史變遷明確地表示出來。這些公式仿佛如下:

“現實”減“夢想”等於“禽獸”

“現實”加“夢想”等於“心痛”

(普通叫做“理想主義”)

“現實”加“幽默”等於“現實主義”(普通叫做“保守主義”)

“夢想”減“幽默”等於“熱狂”

“夢想”加“幽默”等於“幻想”

“現實”加“夢想”加“幽默”等於“智慧”

這樣看來,智慧或最高型的思想,它的形成就是在現實的支持下,用適當的幽默感把我們的夢想或理想主義調和配合起來。

為嘗試製造一些准科學的公式起見,不妨進一步照下列的方法來分析各國的民族性。我用“准科學”這個名字,因為我不相信那種呆板的機械公式真能夠把人類活動或人類性格表現出來。把人類的活動歸納到一個呆板的公式裏,這已經缺少幽默感,因此也就缺乏智慧。我並不是說現在沒有擬這一類的公式;在今日之下,這種准科學正多著。到一個心理學家竟能衡量人類的“智能”(IQ)或“性格”(PQ)時,這世界可真夠可憐,因為有人性的學問都被專家跑來篡奪了。但如果我們認為這些公式不過是拿來表現某些意見的簡便圖解方法,而不拿科學神聖名義來做我們護符,則尚沒有什麼關係。

下麵所寫是我替某些民族的特性所擬的公式,這些公式完全是照我個人意思而定,絕對無法證實。任何人都可反對它們,修改它們,或另改為他自己的公式。現在以“現”字代表“現實感”(或現實主義),“夢”字代表“夢想”(或理想主義),“幽”字代表“幽默感”——再加上一個重要的成分——“敏”字代表“敏感性”(Sencibility),再以“四”代表“最高”,“三”代表“高”,“二”代表“中”,“一”代表“低”,這樣我們就可以用准化學公式代表下列的民族性。正如硫酸鹽和硫化物,或一氧化碳和二氧化碳的作用各不相同,人類和社會也依它們不同的構造,而有不同的作用。在我看來,人類社會或民族在同樣情形之下,卻有不同的行為,確是一樁很有趣的事。我們既然不能摹仿化學的形式發明“幽默化物”(Humoride)和“幽默鹽”(Humorate)一類的名字,自只可用三份“現實主義”,二份“夢想”,二份“幽默”和一份“敏感性”的方式造成一個英國人reenex效果

現三+夢二+幽二+敏一+等於英國人

現二+夢三+幽三+敏三+等於法國人

現三+夢三+幽二+敏二+等於美國人

現三+夢四+幽一+敏二+等於德國人

現二+夢四+幽一+敏一+等於俄國人

現二+夢三+幽一+敏一+等於日本人

現四+夢一+幽三+敏三+等於中國人

我不十分知道義大利人、酉班牙人、印度人和其他的民族,所以不敢擬議他們的公式,同時上列公式本身就不很靠得住,每一公式都足以引起嚴切的批評。這些公式與其說是權威的,不如說是含有挑撥性的。假使我能得到一些新見識或新印象時,我預備把這些公式逐漸修正,以供我自己應用。它們的價值眼前只限於此,這無非是我智識的進步和我愚昧的缺陷的一個記錄而已。

腳步聲聲母愛濃

在我童年的記憶裏,最難忘的,最熟悉的,就是母親的腳步聲了。那沉穩的,細碎的,雜亂的,焦急的腳步聲一直在我的耳畔縈繞,那麼親切,那麼令人回味,在我看來就是世間最美的聲音了。母親是勤勞的,是善良的,是慈愛的,用勤勞的雙手撐起一個家,也給了我一個幸福的童年。現在我離家有十多年了,可是母親那熟悉的腳步聲不曾離開過我,回想起來便會心生溫暖reenex

母親是全天下母親中最平凡的一個,可對於我來說,母親是山,是地,是太陽,是我幸福的依靠。

年關將至了,我回家的心情更加的迫切了。多想早一些回家陪一陪母親,陪母親說說話,回家給母親做一頓飯,母親老了,歲月的風霜染白了她的黑髮。母親沒有文化,講不出什麼人生大道理,但她用樸素的情懷和堅忍的行動支撐著自己人生的目標——養家和孩子。這在常人看起來平平常常的事情,母親卻操勞了一生,忙碌了一生。

聽母親說,我出生的那年,正好是趕上幾十年不遇的大旱之年,村裏人吃水就成了問題。那時候,不像現在,每家院子裏都有水井了。那時,全村上就有一口水井,又趕上了大旱之年,井裏的水位是很低的,整個村子裏面臨著吃水難。村民們都爭著搶著去井臺挑水,水井邊挑水的人絡繹不絕,排著很長的隊。父親常年在外地幹活,很少在家,家裏的重擔就落在了母親一個人的身上。我那時才幾個月大,母親要照顧我,還要搶著去挑水,經常是排了半天的隊,就能聽到我睡醒後的哭鬧聲。水井就在我家院子的前面,只要我一哭鬧,母親就匆忙的跑回家,那腳步聲就像雨點打在窗櫺上,發出急促的,清脆的聲音。沒有辦法,總是要生活的,日子還是要繼續的,因為白天我哭鬧,母親只好半夜起來去挑水,半夜裏挑水的人少了,就不用在排隊了,但是黑天是很不方便的,趁著月色只能摸索著打水,那時的水井都是旱井,要用水桶,一桶一桶地往上打水,一個女人在黑夜裏挑水,其中的艱辛是可想而知的。等母親挑滿一缸水時,已經累的氣喘吁吁了,挑著水的腳步聲已經變的很沉重了。幾年後,村子裏很多家都打了水井,也在這一年,我們家也有了水井,母親挑水的日子終於結束了,我家院子前的水井,就閒置了起來,沒有村民去挑水了,後來那裏是我經常去玩耍的地方了。

在母親辛勤的勞動下,日子一天比一天好過了起來,就是在上個世紀的八七年,我們家蓋起了新房,那時的我只有6歲,在我模糊的記憶中,母親匆匆的腳步聲從來沒有停歇過。

現在母親老了,說什麼也不跟我來城裏居住。母親說,家鄉的空氣好,況且家鄉還有那些淳樸的村民,她離不開家鄉,離不開留下她無數次腳印的土路,還有回蕩在山谷裏的腳步聲。她說,她的根在土裏。

今年過年,單位放假早,我收拾好一切,買了母親最愛吃的東西,帶上老公和孩子開車往一百多裏外的家奔去。母親早都準備好了一切,你們什麼也不用你買,回來就好。

每到過年,最忙碌的要數母親的,提前好幾天母親就開始親手為我們做年貨,什麼皮凍,春捲,肉丸,灌腸,抄瓜子,花生,每樣都準備了很多,只等著我們回家了。母親從早忙到晚上,炒菜,包餃子,卻從來不讓我幫手,母親總是說:不用你幹,單位放了年假,你就好好休息幾天吧。母親忙忙碌碌的腳步聲在整個房間裏迴響。仿佛她的忙碌一切都是為了兒女,母親的腳步聲是最美的旋律,在我每一次遇到困難時響起,在我孤獨時喜歡傾聽你的聲音,流淚時給予我動力。

每到春節,就讓我想起童年時生的一場病,那一年,我十歲,本來體弱多病的我,在那一年的春節時病倒了。母親心急如焚的抱起我,大過年的,農村的小客都已經不通了,那時家裏條件不好打不起車,母親是步行跑著去的,奔向十裏外的鄉鎮衛生所。母親本就瘦小,又抱著我走了那麼遠的路,其中的辛苦可想而知,等到了衛生院,母親已經累的氣喘噓噓了,那腳步聲也便得更加的沉重了,真的很難想像瘦弱的母親是怎樣的一種毅力reenex

我躺在病床上,高燒使我處於半昏迷的狀態,迷迷糊糊中,就聽到母親沉重的腳步聲樓上樓下的跑著。那腳步聲十分的急促,像雨打殘荷,還夾雜著母親急促的喘息聲。母親是在為我辦理住院的手續,懇請醫生快些給我看病,看著病床上因高燒而昏睡的我,母親是急切的,母親是心疼的,一種濃濃的母愛在心中升騰。我能感覺得到,母親握著我的手,一滴滾燙的淚滴在我的手背上,浸潤在我的心裏。從那時起,我在心裏暗暗發誓,一定要好好學習,將來一定要讓母親過上幸福的生活。

那年的春節,我和母親是在醫院度過的,母親忙前忙後,急切的腳步聲一直在我的睡夢中迴響。那腳步聲不一會又漸漸遠去,消失在病房裏。過了一會,那熟悉的腳步聲又重新響起,越來越近,越來越輕,我的意識慢慢的清醒了過來,看到母親提著方便盒回來,母親是給我買吃的去了,母親把方便盒放到床頭櫃上,用長滿老繭的手遞給我一盒餃子,快點趁熱吃,吃飽了病才能好的快。那頓餃子是我這些年吃過最香的一次。回想起來總是讓我被感幸福,這些年無論遇到什麼困難,都讓我拿出來懷想,給予我力量,給予我信心。

在母親精心的照顧下,我的病漸漸地好了起來,身體比以前更強壯了。

還記得在童年時,那一個個記憶裏的清晨,隨著雞犬鳴叫,黎明在初升太陽的召喚下,緩緩地伸開了臂膀,迎接著晨霞朝露,迎接著希望恬靜的一天。朦朦睡意中的我,最先聽到的永遠是母親的腳步聲,細碎的,輕輕的,有節奏的腳步聲。母親天剛亮就起床了,給我們做早飯,上學的時間就要到了,我還是懶懶地不肯起來,被窩裏熱乎乎的,真是舒服啊!其實,這一夜裏母親不知道醒過多少回,給我們姐妹蓋好被子,不一會兒,一個翻身我又把被子壓在身底。母親還要早早的起床給我們做飯,很怕耽誤了我們上學的時間。

那時候家裏窮,孩子多,母親除了參加勞動掙工分外,家裏養豬,養雞,養鴨,養鵝,還要在農閒時搞點兒副業。我家住在大山溝裏,多的是山珍野果。母親采山菜,挖藥材,采蘑菇,采山果賣,無論掙錢多少,只要能換來的錢,就起早貪黑,風雨無阻。母親的腳步聲從不肯停下,輕快的,穩健的腳步聲在大山谷裏迴響。

有一年秋天,天氣好,雨水足,山上的榛蘑大豐收,收購價格也非常誘人。那一陣母親天天都是早早起來,給家人做好飯,她自己卻常常沒吃早飯就拎著大筐上山采榛蘑去了,天天很晚才回來,大筐裏裝著滿滿的黃橙橙的榛蘑。母親很累,但他看著榛蘑,就像看著錢,變成了我們的新書包,新衣服,流汗的臉上掛著笑容。雖然很累,可那腳步聲是輕快的,穩健的,因為母親看到我們的新書包,新課本,心中是很歡快的。

後來,我考上了大學,母親自是十分歡喜的。說她這些年的辛勞沒有白付出,終於有盼望了。那天早上,我要離開母親去大學學習了,早上我醒的很早,朦朦朧朧中聽到母親一陣陣錯亂的腳步聲,時遠時近,時清時淡,我翻身坐起,媽,你在忙什麼呢?一會車就來了,我早點給你做飯,路途這麼遠,不吃飯哪有力氣趕路。我帶著對生活美好的嚮往,離開家鄉,母親執意送我到村口,囑咐這,叮囑那,母親是放心不下我,那永不停歇的腳步聲就在濃濃的鄉村裏回蕩。母親的腳步在那泥濘的土路上留下了深深淺淺的印跡。

又是新年將至了,又聽到母親熟悉又急促的腳步聲,只是如今的母親蒼老了很多,頭上也添上了白髮。每一絲白髮寫滿母親多少個日日夜夜的辛勞。沉重的腳步聲包含著母親多少個濃濃的愛戀。這些年來,無論我走到哪里,母親的腳步聲總是緊緊跟隨,縈繞在耳邊reenex

那聲聲腳步包含著母親濃濃的愛意,回家,因為家裏有母親的呼喚聲,無論你身在何方,無論回家的路途有多遙遠,無論路上會有什麼險阻,那濃濃的思鄉之情,誰也無法阻擋,只想回家,在吃上母親做的那可口的飯菜,在聽一聽母親含著濃濃愛意的腳步聲,馨香,淡遠,綿長……

在這漫漫的人生之路上

本質上,每個人都是在獨自前行。只是在每個不同的階段,在不同的路口,會遇上不同的人,與你同行一段;過了這一段,你們揮手告別,再迎接下一段旅途,或是獨行,或是換一位旅伴,走完屬於你們的這一程。

當我們初來到這個人世的時候,最初遇到的是給我們生命的那兩個人,他們給我們這一生最大的依賴和呵護,他們對我們予取予求,但他們通常無法陪我們全程;然後,在求學與工作中,運氣好的話,可能會碰到一二知己,在成長的路上陪你分擔心事,但他們只能陪你特定的這一程,最後將各自走上完全不同的路;然後,可能會遇到一個他,一個我們夢寐以求的知心愛人,我們渴望相濡以沫共度一生的人,但在這個快節奏、變幻莫測的年代,“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太像一個遙不可及的愛情童話,因難求而變成了一種奢望。一切都不能任由我們設定,一切也都不由我們掌控。於是,我們變得沒有信心,對自己,對愛人,對將來……即便是遇到一個極可心意的人,我們都愛得那麼謹慎,愛得那麼敏感,愛得那麼不放心。於是,我們註定再度獨行。

但我們不該黯然,不該憤懣,不該怨天道不公。也許我們的相遇,已是老天善意的安排;也不要感歎我們相遇的時機不對,實際上,再早一點,我們無法互相理解,再遲一點,可能就太晚了。此時此地的相遇,已經是足夠好了,我們為彼此的生命添了一抹亮色,所以我們要永遠記得對方的好,記得一起度過的快樂時光,而儘量不再去糾纏與計較那些突如其來的變故與久久無法釋懷的回憶了reenex

大樹腳下

直到有一天,她去一個廟會散心,於萬千擁擠的人群中,看見了一個年輕的男人,不用多說什麼,long staying package serviced apartment反正女孩覺得那個男人就是她苦苦等待的結果了。可惜,廟會太擠了,她無法走到那個男人的身邊,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那個男人消失在人群中。後來的兩年裡,女孩四處去尋找那個男人,但這人就像蒸發了一樣,無影無蹤。女孩每天都向佛祖祈禱,希望能再見到那個男人。豐胸療程她的誠心打動了佛祖,佛祖顯靈了。

佛祖說:"你想再看到那個男人嗎?"

女孩說:"是的!我只想再看他一眼!"

佛祖:"你要放棄你現在的一切,包括愛你的家人和幸福的生活。"

女孩:"我能放棄!"

佛祖:"你還必須修煉五百年道行,才能見他一面。你不後悔??"

女孩:"我不後悔!"

女孩變成了一塊大石頭,躺在荒郊野外,四百多年的風吹日曬,苦不堪言,但女孩都覺得沒什麼,難受的是這四百多年都沒看到一個人,外傭公司看不見一點點希望,這讓她都快崩潰了。

最後一年,一個採石隊來了,看中了她的巨大,把她鑿成一塊巨大的條石,運進了城裡,他們正在建一座石橋,於是,女孩變成了石橋的護欄。

就在石橋建成的第一天,女孩就看見了,那個她等了五百年的男人!他行色*匆匆,像有什麼急事,很快地從石橋的正中走過了,當然,他不會發覺有一塊石頭正目不轉睛地望著他。男人又一次消失了。

再次出現的是佛祖。

佛祖:"你滿意了嗎?"

女孩:"不!為什麼?為什麼我只是橋的護欄?如果我被鋪在橋的正中,我就能碰到他了,我就能摸他一下!"

佛祖:"你想摸他一下?那你還得修煉五百年!"

女孩:"我願意!"

佛祖:"你吃了這麼多苦,不後悔?"

女孩:"不後悔!"

女孩變成了一棵大樹,立在一條人來人往的官道上,這裡每天都有很多人經過,女孩每天都在近處觀望,但這更難受,因為無數次滿懷希望的看見一個人走來,又無數次希望破滅。不是有前五百年的修煉,相信女孩早就崩潰了!日子一天天的過去,女孩的心逐漸平靜了,她知道,不到最後一天,他是不會出現的。又是一個五百年啊!最後一天,女孩知道他會來了,但她的心中竟然不再激動。

來了!他來了!他還是穿著他最喜歡的白色*長衫,臉還是那麼俊美,女孩癡癡地望著他。這一次,他沒有急匆匆的走過,因為,天太熱了。他注意到路邊有一棵大樹,那濃密的樹蔭很誘人,休息一下吧,他這樣想。他走到,靠著樹根,微微的閉上了雙眼,他睡著了。女孩摸到他了!他就靠在她的身邊!但是,她無法告訴他,這千年的相思。她只有盡力把樹蔭聚集起來,為他擋住毒辣的陽光。千年的柔情啊!男人只是小睡了一刻,因為他還有事要辦,他站起身來,拍拍長衫上的灰塵,在動身的前一刻,他回頭看了看這棵大樹,又微微地撫摸了一下樹幹,大概是為了感謝大樹為他帶來清涼吧。然後,他頭也不回地走了!

我的心是空蕩的

一直以為自己是個很堅強的人,即使現在什麼都沒有,我想我也一定可以微笑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變化。直到經歷太多的事才明白,原來一直都是自己自我欺騙罷了,為何人總要嘗試過失去才明白有些人跟有些事那麼重要呢?如果早一點明白這個道理,今天的我是不是就不會這麼難過呢……

曾經沒有認識你通渠佬之前,,任何事情我都可以置之不理,誰我都可以不用去珍惜,甚至我的生命,我也認為無所謂,即使受傷了,我也會自己去療傷,無需任何人憐憫。第二天起來繼續對這個世界微笑,可是,直到遇到了你,所有高傲,所有偽裝瞬間消失。

而我認識dermes的你,卻是永遠相隔遙遠的距離,即使我對你再好,在你眼裡都是毫無價值,不值得珍惜的。我為你做任何事情你從未都沒用正眼看一次。可就是這樣的一個你,你的笑,你的傲氣,你的若即若離,你的冷酷,你的憂鬱美,直到最後你的離去,都是無聲無息的。當你跟我說:再見的時候,我知道,我的天,塌了。你訣別的離開,我痛不欲生,如雨水一樣的淚水,一起向這個世界呐喊。我知道從那之後我再也嘗試不到這種撕心裂肺的滋味,唯有飄落滿天的雨滴體會我這刻的感受。

於是乎,我又恢復到沒有認識你之前的樣子,一個人下班摸黑跌跌撞撞找到自己住的地方,雖然我習慣一個人的生活,也明白只有在夜幕降臨的時候,才知道自己的心是那麼的空落落。突然感覺好無助,好害怕,從今以後再也感受不到你的氣息,一整天忙的跟什麼是的,一整天微笑面對任何人,臉都快笑僵了,心口始終都忘不了一陣又一陣的揪痛,這種感受又有幾人能懂?

曾以為自己的心已經修煉得百毒不侵了,不料原來是如此之脆弱,脫下偽裝帶笑的我,就像失去翅膀的小鳥,儘管拼命的想要飛,卻怎麼拼命也再無力量從新翱翔藍天下。當我習慣了這樣的一個你,一種本能的依賴,已經視你為唯一,現在等待你從新找到幸福的這刻,痛已將我的心麻痹。而你給的痛,卻成為我內心一道無法恢復的傷痕,無法磨滅。一個人走在沒有你的城市,旁邊的路燈將我影子拉得好長好長,就像我此刻惆悵的心,我無力踩下一個沉重的腳步,留下的卻是一地的酸楚,現在的我,真的可憐之極,也許在你的眼中,我什麼都不是,可能都不如一粒沙子,而你在我的心中,卻是我的天,現在我的天丟了,剩下一片空白,我該如何填補這空落落的心呢……

不經意不愛自己的時候

去年夏天,我被告印傭公司知同村同學白血病離去的噩耗,讓我大吃一驚,難以置信。同學26歲,生的白淨漂亮,高高瘦瘦,讀完大學留在了濟南。畢業後大家各奔東西,我們不常見面,只是每年初一下午我們聚一聚,前年見她的時候,她有了對象,我們幾個還羡慕,她說話時滿臉都是幸福喜悅的表情,跟我們說話也開始用普通話,讓我們還有點不習慣。

我很後悔去年的Beverly skin refining center聚會我沒去,因為除夕熬了夜第二天下午補覺,從此再也見不到她了。後來回家聽說她的葬禮辦的很簡單,沒有通知任何人,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悲痛,莫過於人生最大的痛苦。我媽去看過她家人,回來跟我說她父母悲痛欲絕,老了很多。她本來青春活力的年紀,還沒有完成她的使命,沒有盡完她的義務,為她感到無比惋惜。

花兒哭泣的聲音是激光去斑淒涼的,本來正嬌豔的年紀,轉瞬卻看到花兒枯萎,怎讓人不覺得痛徹心扉呢。她曾對這個世界的留戀,親人對她的思念,像一場突襲的冰雹,打碎正盛開的花朵,殘枝下是凋落的花瓣,似乎整個世界都黑了。可是花兒會再開,人卻永遠回不來了。

驚魂未定,不久前又得知我姨姥姥家的小姨剛查出乳腺瘤,再次確診為惡性。她談了幾次戀愛無果,苦惱不已,無法釋懷。她又是一個話不多的人,她其實跟我年齡相仿,老媽總是拿她的文靜聽話跟我比較,覺得女孩子就應該是她那種淑女的樣子。小姨從小喜歡獨處。性格有些孤僻。因為自己沒有結婚,不願意切除乳房,還在醫院跟病魔僵持著,這不是能抗爭的。我再次驚愕,現如今乳腺疾病越來越傾向於年輕化,很多女性,還沒有結婚,沒有嘗試做母親就被病魔吞噬,多愛自己一點,親愛的姑娘們。病魔不會因為你的年齡,善良,富有而放過你,它時刻再鑽空子,在你不經意不愛自己的時候找到你。

柔柔的倒影攬入清澈的瞳孔

錯落任鎮雄醫生有致的高樓大廈,行雲流水的鄉間小屋。各色各樣的燈光閃爍著不同顏色點亮這座城市,千絲萬縷的陽光穿透著不同角度渲染著整個農家。生活在科技發展裡日新月異,生活在藍天綠地中吟山詠水。

或許,生活品牌維護管理在城市中,看著人類一點點進步,讓科學技術完整的進入生活。站在峰間塔頂,看風景名勝。甜美的來張自拍,等待好友的回復。

或許,生活在抗衰老自然裡,珍惜每一次與自然的接觸,每一次落葉飄落身旁,每一次日光透過楓葉照在身上,照在草地上,點亮過往。

或許,應該在城市中拘謹。或許,應該在自然中灑脫。或許,應該在城市裡肆意歡笑。或許,應該在自然中失聲痛哭。或許,應該在城市裡敢愛敢恨。或許,應該在自然中返璞歸真。或許,應該在城市中指點江山,或許,應該在自然裡欲辯忘言。

不過,像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一樣如此清新脫俗的景象,在城市怕是難以尋覓吧?

捧一汪清水,看清自己的模樣,看清真實的自己。不必為了城市的燈紅酒綠而焦頭爛額,面目全非。

當雁字南去,抬頭仰望蒼穹,看著飛鳥掠過天空。

岸芷汀蘭,鬱鬱青青。而或長煙一空,皓月千里。夜晚,坐在江畔,看明月初出。舉杯邀月飲,對影成三人。或傷春悲秋,或欲辯忘言。與錦鯉同去,與飛鳥同歸。

問世間誰不曾綠

初冬的清晨,天像剛睡醒的孩童一樣不願睜開明亮純淨的中環通渠雙眸,霧氣氤氳地籠罩著大地,晶瑩剔透的露水打濕了不願早起的萬物,洗去了昨日的混濁與彷徨。冬風乍起,一片枯黃的樹葉在凜冽中做著無用的掙扎,來回翻滾。是樹葉屈服了冬日的嚴寒,還是冬日的寒風在為樹葉伴舞和鋪墊?不願多想,附身撿起這片枯黃,仔細端詳,在黃色的主基調下尚能發現綠色的影子,展示著如今的無奈和曾經的光彩。不遠處,冬青精神抖擻地傲立著,枝葉煥發著靚麗的青春,顯得卓爾不群,倔強地不諳風情,與周圍的枯黃相比顯得那麼不協調。

無論東西南北風,綠色覆蓋在枝頭,為枯黃蕭條世界帶來綠的期盼和指引,昭示著輪回不變的真諦。風雪壓不壞冬青的枝椏,也讓雪松在寒冽中有了伴侶。顫顫巍巍的枝椏上綻放著一片片綠色的精靈,在抖動中展示著活力和希望,把堅強與不屈紐西蘭升學延續給了下一代的種子,生命不息,綠色永存。孤夢與群芳共舞,冬暉與枯黃一色。鬱鬱蔥蔥的河邊翠竹讓孤芳自賞的寒梅有了依靠的臂彎,在翠竹呵護下,寒梅在冬日寒若噤嬋的陽光下打了一個悠長的盹,做了一個華麗的夢:一個蝴蝶正採擷著冬日的花蜜,送給需要溫暖和甜蜜的萬物,傳遞著春的陽光與雨露,帶給世間美好和希望。看著枯黃世界裡的幾處綠景,是它們故意在顯擺?還是在顯示自己的高尚?其實不是。它們只是始終如一的保持。保持自己的專注,保持自己樸素的永恆,保持自己內心與世無爭始終如一的那份坦然?唯把綠當作自然的延續,責任的擔當,當作一件外衣,不把它當作顯耀serviced apartment hk的資本,保持內心的綠意盎然,率性灑脫,才能在寒冬中保持那份彌久愈綠的丰姿。

孤零零

往年無論雪花如何大,如何的紛飛飄舞,最好脫毛中心如何的裝點著世界。那都是落在家鄉的土地上,或是林間小

路或高低不一的樹上屋面上,或是落在家鄉的河水裏……而這次,可是在外地看到雪花、感受雪花的

。俗諺說:“大雪年年有,不在三九在四九。”這不今天剛進入三九,Dr Max教材雪花就從天而降。雪是冬天的

精靈,雪是上天賜予人們的溫暖。很難想像,人們習慣了冬天的雪,突然有一年整個冬天都見不到一

片雪花,那會是怎樣的一種心情。難道不會油然而生一種若有所失之感嗎?難道不會有天天見面的好

友,突然有段時間見不到了時的那種思念或悵惘嗎?,偶爾因為某種原因你離開了家鄉,到了一個陌

生的地方。那裏沒有朋友,Dr Max Disney也沒有親人,更沒有你習慣了的雪花,你會作何感想呢?你不覺得整個冬

天都沒有雪花,是你這一年最大的缺憾嗎?正如人的一生中沒有愛自己的人,是他或她。恨什麼?恨

世間太缺乏溫情,恨蒼天無情地把他或她推到這世界?孤零零的生孤零零的死?恨自己愚頑不通世故

?還是很愛自己的人還沒來到世間,自己就過早地默默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