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望春天,也懼怕春天

翩翩飛舞的桃花,燦爛著,妖嬈著,多情著,宣示春天的嫵媚。雨也加入證明的行列僱傭公司,一改冬日的冷冽與喧囂,潤潤的柔柔的細細的,如煙如霧如輕歌曼舞的仙女,淺笑傾城的編織春天的美妙。

這是我渴望了一年的春天,真的來了,容不得半點懷疑。

真 的來了,我哭了。

正如我懼怕的那樣,你沒有如期而至。摸摸心口,你擲地有聲植髮失敗的信誓旦旦的那份承諾,依然在壯懷激烈的回蕩。

春天的印象是深刻的,尤其去年的春天,尤其去年的桃花。

從來沒有 真真切切的看過桃花,只知道桃花是妖嬈的,豔麗的,芬芳的。是你摘一捧桃花給我,說我面若桃花,就認認真真的,仔仔細細的,看了桃花,聞了桃花,吻了桃花,就在那一刹那喜歡了桃花,醉在了桃花裏,醉在了你懷裏。

接下來的日子,你幻化成一樹一樹的桃花,在我的心裏,瘋狂的盛開。

如果時間可以停留,相信彼此不願意醒來;如果時間可以倒流,也許我不再 固執的堅持旅遊團

那天,在你眼眸游離的角落,讀到你的幽怨,看到桃花一片片的凋零飄落。我知道,你說和我隔著一條內褲的距離,心裏充滿著怎樣的無奈,困惑,還有暴躁。

不去 回憶,任雨溫雯著臉龐,任風暖暖的包裹著身軀。極目遠眺,收入眼簾的盡是蒼涼。春天不是來了嗎?綠色哪里去了,不是綠了的嗎?揉揉眼,綠色又真真實實的鋪開在眼前。試圖將心事與綠草說說,與綠葉談談,可是花花草草,枝枝葉葉,只顧我行我素的吸吮春天,全然不理會我一廂情願的瘋言瘋語。莫非我真的瘋了,在這個春天。

春天來了,不管你來還是不來,我在春天裏等待;不管花開花敗,我的靈魂與愛,以篤定的姿勢存在。

春暖花開,揣著那份愛,在懷,成了常態。在水一方的你,是否懂得,深深的負載。

夜幕降臨。如果你和我一樣佇立窗前,一定會看到,月光如銀般灑落的都是我的思念。

懶懶的,慢慢的,漸漸的倦怠 ,星星一眨一眨的還在悠哉,此時此刻,頭腦一片空白,只想入夢,像從前一樣,與你裁一片雲彩,織一個世外桃源,一起種種菜,沒有疑猜,竊竊私語,呢喃永遠訴不盡道不完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