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臘月盼春風

冰雪中的冬天,讓人看到的是銀裝素裹,白茫茫一片。這樣的時節,冬,在冷颼颼、空蕩蕩的廣場上徜徉,真的好冷。記得上個世紀七十年代,我在屯墾隊時看這部《閃閃的紅星》電影時,聽著影片中那動人的插曲《映山紅》,Maggie Beauty再加上影片中那動人的故事情節,我被感動得流下了眼淚。“夜半三更喲盼天明,寒冬臘月喲盼春風,若要盼得喲紅軍來,嶺上開遍喲映山紅。若要盼得喲紅軍來,嶺上開遍喲映山紅……”每當我看到杜鵑花,耳邊似乎又聽到了這支優美動聽的《映山紅》。可是故鄉沒有映山紅,每當春風吹來的時候山桃花在恒山上就會漫山遍野盛開。

寒風凜冽的冬日,心裏的那絲春意也便能給了人以絕處逢源的希冀。雖然對於四季的更替早已不敏感,但隨意遊走的思維,常會在某一刻溫柔的凝固:看那草兒,長得多綠啊,看那花兒,開得多豔啊,Maggie Beauty故鄉的山桃花,應該也該快開了吧?思維在停頓片刻後,心花卻隨之燦然盛開,凝固的思緒瞬間融化,水花飛濺般歡快旋轉,象極了故鄉的山桃花,一朵朵一片片開滿了心的原野。天會明,春風會來,自然現象;新舊交替,生態平衡,自然規律,不要阻擋。該發生的自然要發生,人不能阻止天意。夜半三更盼天明,寒冬臘月盼春風。聽著這首寒冬臘月盼春風,真的想春風早些到來。我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迫切的盼望春風的到來。

春風呵,應該能把歲月掠走的父親的溫暖還給他。此刻我才感覺到這種盼望,是人的一個美好願望。盼望,無論是什麼領域,它總是能適時地為我們增添了那麼一股動力,即使是到了近似於絕望的境地,Maggie Beauty心中的一絲盼望總是能撥開那片陰霾。寒風是冬日裏的一種態度,而此刻的凜冽卻是它的絕決!我感受到了,相信這冬季裏的意義,總會有的蒼涼而悲憫。好想找個樹洞去冬眠,春暖花開時再重返人間。

我唯有乖巧的順從,這樣的寒風我躲避不出門,僥倖般分外溫暖。雖然氣象上的寒冬冷酷無情,人生意義上的冬天恐怕更能令人談之變色。多少人不堪那份饑寒交迫,踏上了不歸路。日子過得有點單一,書、音樂容易令人沉浸在自我感受中。這該是冬日裏的寒冷。呼嘯的寒風凜冽的刮向城市的每一個角落,一時間沙塵四起,隨即又重新彌漫開來,讓人懼不敢前行!真的冬天是敢於直面摧殘原本已備受摧殘的人們。我亦如是!每個冬季總有它自己所詮釋出的態度,你我感覺就好,冬冷的這麼直接,那我們就面對。用心終會發現它——也會那麼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