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世間誰不曾綠

初冬的清晨,天像剛睡醒的孩童一樣不願睜開明亮純淨的中環通渠雙眸,霧氣氤氳地籠罩著大地,晶瑩剔透的露水打濕了不願早起的萬物,洗去了昨日的混濁與彷徨。冬風乍起,一片枯黃的樹葉在凜冽中做著無用的掙扎,來回翻滾。是樹葉屈服了冬日的嚴寒,還是冬日的寒風在為樹葉伴舞和鋪墊?不願多想,附身撿起這片枯黃,仔細端詳,在黃色的主基調下尚能發現綠色的影子,展示著如今的無奈和曾經的光彩。不遠處,冬青精神抖擻地傲立著,枝葉煥發著靚麗的青春,顯得卓爾不群,倔強地不諳風情,與周圍的枯黃相比顯得那麼不協調。

無論東西南北風,綠色覆蓋在枝頭,為枯黃蕭條世界帶來綠的期盼和指引,昭示著輪回不變的真諦。風雪壓不壞冬青的枝椏,也讓雪松在寒冽中有了伴侶。顫顫巍巍的枝椏上綻放著一片片綠色的精靈,在抖動中展示著活力和希望,把堅強與不屈紐西蘭升學延續給了下一代的種子,生命不息,綠色永存。孤夢與群芳共舞,冬暉與枯黃一色。鬱鬱蔥蔥的河邊翠竹讓孤芳自賞的寒梅有了依靠的臂彎,在翠竹呵護下,寒梅在冬日寒若噤嬋的陽光下打了一個悠長的盹,做了一個華麗的夢:一個蝴蝶正採擷著冬日的花蜜,送給需要溫暖和甜蜜的萬物,傳遞著春的陽光與雨露,帶給世間美好和希望。看著枯黃世界裡的幾處綠景,是它們故意在顯擺?還是在顯示自己的高尚?其實不是。它們只是始終如一的保持。保持自己的專注,保持自己樸素的永恆,保持自己內心與世無爭始終如一的那份坦然?唯把綠當作自然的延續,責任的擔當,當作一件外衣,不把它當作顯耀serviced apartment hk的資本,保持內心的綠意盎然,率性灑脫,才能在寒冬中保持那份彌久愈綠的丰姿。

孤零零

往年無論雪花如何大,如何的紛飛飄舞,最好脫毛中心如何的裝點著世界。那都是落在家鄉的土地上,或是林間小

路或高低不一的樹上屋面上,或是落在家鄉的河水裏……而這次,可是在外地看到雪花、感受雪花的

。俗諺說:“大雪年年有,不在三九在四九。”這不今天剛進入三九,Dr Max教材雪花就從天而降。雪是冬天的

精靈,雪是上天賜予人們的溫暖。很難想像,人們習慣了冬天的雪,突然有一年整個冬天都見不到一

片雪花,那會是怎樣的一種心情。難道不會油然而生一種若有所失之感嗎?難道不會有天天見面的好

友,突然有段時間見不到了時的那種思念或悵惘嗎?,偶爾因為某種原因你離開了家鄉,到了一個陌

生的地方。那裏沒有朋友,Dr Max Disney也沒有親人,更沒有你習慣了的雪花,你會作何感想呢?你不覺得整個冬

天都沒有雪花,是你這一年最大的缺憾嗎?正如人的一生中沒有愛自己的人,是他或她。恨什麼?恨

世間太缺乏溫情,恨蒼天無情地把他或她推到這世界?孤零零的生孤零零的死?恨自己愚頑不通世故

?還是很愛自己的人還沒來到世間,自己就過早地默默離去?……